肺癌,病人,外科,手段,胸外科

提問: 肺癌治療 問題補充: 肺部低分化鱗癌在不能手術情況下如何治療,中醫中藥有沒有效果 医师解答: 有效治療能夠治愈肺癌 人民網訊 根據統計顯示,肺癌的發病率和死亡率在全球范圍內均居首位,在美國等發達國家肺癌的死亡率已經超過其他常見惡性腫瘤死亡的總和。 2003年北京市肺癌死亡率構成比已經達到28%,北京市至少平均每四個惡性腫瘤的患者當中就有一個死于肺癌,我們應該如何面對肺癌呢?在今年“全國抗癌宣傳周”里,我們請到了中國癌癥基金會理事兼肺癌專委會主任委員、首都醫科大學肺癌診療中心主任、宣武醫院胸外科主任支修益教授做客人民網健康訪談,為廣大網友講解肺癌防治的“肺腑之言”。 剛才我們說的是檢查,現在有一個問題,比如一個患者被檢查出來有肺癌,是不是就等于宣判了死亡?因為前一段時間我們經常看到這樣的新聞,王選院士,香港的音樂家黃霑就是因為肺癌去世了。大家感覺只要檢查出來是肺癌,馬上就宣判死刑了。 支修益教授:得任何一個疾病都不能同和死亡劃等號,肺癌也是一樣。 這取決于幾個因素。第一如果是早期肺癌,我們通過以外科手術為主的綜合治療手段是可以做到臨床治愈的,可以讓這組肺癌病人不會因癌癥而死亡。如果是中期病人,我們可以通過手術、放療、化療等手段延長病人的生命,也不會讓病人很快因肺癌而死亡。針對那些病人一發現就出現顱腦轉移、骨轉移、出現全身多處轉移的晚期病人,我們還可以通過各種治療手段減輕患者的痛苦,改善患者的生活質量。晚期肺癌患者的死亡率是比較高的。 肯定來講,得了肺癌并不等于死亡。如果第一能夠做到早期發現;第二通過有效的治療辦法能夠把疾病根治掉;第三有一個良好的心態對待這個疾病;我想肺癌患者的生活質量和壽命還是能夠隨著我們醫療科技手段的介入可以改變的。 健康頻道:剛才您說的根治或者治愈的標準是什么? 支修益教授:我們把肺癌患者的五年生存率作為臨床治愈的標準。通過手術根治性治愈的疾病,且生存期超過五年的我們稱之為“五年生存率”;我們臨床上也叫“臨床治愈率”。我們是專指癌癥的生存用五年來計算,如果這個病人比較晚期,只能用藥物、放療等等其他姑息治療手段延長患者生命,我們通常用“中位生存期”來計算。所以有外科手術治療加入的治療方法的目的是延長五年生存率,具備外科手術適應癥的肺癌患者都是臨床治愈的鎖定對象。 我們有時用“三個三分之一”來描述目前肺癌治療的現狀。第一,有接近三分之一的肺癌病人時被“嚇死的”。由于肺癌的高死亡率的現狀,有些患者得了肺癌以后,本來可以活三、五年或者七、八年,因為不了解肺癌的治療手段,也不知道自己患的是那期肺癌,終日恐懼癌癥、恐懼治療,患者受朋友、親友死于肺癌的信息、醫生的醫療術語的誤解、生活工作環境以及經濟方面的困難,都使得病人整天生活在恐懼當中,吃不好、睡不好,治療產生的毒副作用也影響到病人的生活質量。 還有三分之一的肺癌患者接受了不科學、不正當的治療,給“治死了”。也就是講過輕或過重的治療,明明有些肺癌患者做完手術證實還有縱隔淋巴結轉移,需要做一些書后輔助治療,比如放療、化療,中醫藥治療,可是他什么都不知道,有一些家屬為了不讓病人知道病情,即使有效的治療手段全給拒絕了。也有些醫生缺乏這方面的知識,也隨病人意愿沒有提供科學的輔助治療。還有一些肺癌病人根本不接受科學的辦法,找一些特殊的偏方治療,耽誤了病期,延誤了治療。這樣,不是過重的治療,就是過輕的治療,給“治“死了。當然,有三分之一的肺癌患者確屬晚期肺癌。 健康頻道:比如網友的親屬得了癌癥,那么這個網友應該告訴他,還是不告訴他? 支修益教授:我想告訴肺癌病人得了肺部疾病是應該的,至于病的程度,我們可以做一些“藝術性”的加工。如果告訴病人根本就沒有病,病人就無法配合醫生做治療。例如我們有些女家屬跟病人介紹病情時候說“醫生說你沒事,把這個肺切了就好了”。沒病給健康人切肺干什么?(笑)我認為應該告訴病人肺里有病,需要做手術治療,至于是什么類型的肺癌,是小細胞還是非小細胞癌,是早期、中期或晚期肺癌,醫生和家屬可以在這方面做一些藝術性的“欺騙”。但是如果告訴病人沒病,就肯定會影響治療了。所以我總是呼吁,醫生和家屬一定要善意的欺騙、善意的謊言和“藝術性”的告訴病人“壞消息”,只要不影響治療策略就沒關系。如果告訴病人沒病,病人說沒病我住什么院,沒病我挨什么刀,沒病讓我化療、掉頭發干什么,這些所謂的“謊言”,就已經給病人帶來害處,這點是很重要的。 健康頻道:現在打著“治療癌癥”旗號的不法醫院也很多,您能不能給我們網友支幾招,怎么識別? 支修益教授:一個人得病后,首先就是到正規的醫院檢查。 健康頻道:很多人得了病就暈了,聽到得了癌癥的時候就懵了。 支修益教授:是的,這不怪病人,也不怪病人家屬,還是怪我們醫務工作者,醫務工作者應該更多的做肺癌防治知識科普宣傳工作,通過我們的網站宣傳、廣播電視、報紙雜志媒體告訴老百姓怎么防病,同時告訴老百姓怎么治病。所以我希望不管你得了什么樣的疾病,只要確診得了病以后,我希望大家到正規的、專科醫院診斷治療。中醫藥和一些物理治療手段都是姑息性或輔助治療手段,我們希望更多的醫務人員,如果是非肺部腫瘤專業的醫生,如果收治了肺部腫瘤的病人以后,及時把病人介紹給胸部腫瘤外科醫生,介紹給肺癌內科醫生,介紹給腫瘤放療科醫生進行進一步綜合診斷,例如在我們宣武醫院,一個肺癌患者住院以后,既有呼吸內科,又有胸外科,又有影像診斷科的醫生共同討論這個病人的診斷,共同討論用什么方法能給病人帶來益處?這一點是很重要的,當然我們也痛恨那些所謂的“黑心診所”,從今年“兩會”以來,我們政府的工商、衛生部門也加大了查抄醫療黑心診所的懲治力度,特別是在整治醫療廣告方面對欺騙行為有很大的打擊力度。但是畢竟上當的老百姓還是不少。那些廣告上寫著“不打針”、“不流血”、“不痛”治療肺癌影響了病人的極早治療。 健康頻道:比較有效的治療方式包括哪些? 支修益教授:肺癌的治療手段里面主要有以下幾種。 第一就是胸外科手術。通過外科手術把肺內的病灶,連同轉移的淋巴結完整地清除,這是目前唯一能夠根治肺癌的手段。現在外科手術技術和30年前比、同20年前比有了很大的進步,外科手術死亡率、手術并發癥發生率、開胸探查率都有了明顯的、革命化的進步。 第二我們外科手術器械的進步。我們通過器械外科、血管外科、還有很好的ICU術后監護室,我們能夠使許多高齡肺癌病人很順利的渡過外科手術的圍術期。剛才我來這里做節目之前,剛剛給一個80歲的老同志通過了肺癌手術,很安全和很順利。 健康頻道:80歲的肺癌病人用什么方式? 支修益教授:就是開胸手術。我們做的右上肺葉切除加縱隔淋巴結清掃術。我們這幾年對高齡肺癌病人的外科手術治療積累了很多很好的臨床經驗。 肺癌第二部分治療就是藥物治療,就是老百姓所說的化療。肺癌化療藥物近年來也是更新換代,跟我們使用的新型手機一樣,以前的手機是“大磚頭”,現在的手機打到世界任何一個角落都可以接通,這樣的科技在醫療領域里一樣得到了體現。比如我們以前的化療藥物效果差,副作用多。現在新一代的化療藥物已經是第四代了。單藥化療有效率明顯提高,同時副作用明顯降低。 以前老百姓擔心化療帶來的惡心、嘔吐,白細胞下降,肺里感染等副作用,現在我們已經有很好的對癥治療的藥物,讓我們的病人不惡心、不嘔吐;白細胞低了以后,我們可以通過打升白細胞的藥,一兩天白細胞就上來了。我們目前的化療可以做到足劑量、按周期的完成。特別是這幾年的肺癌靶向治療,就是只殺傷癌細胞,不殺傷好細胞,新一代的靶向治療藥物近年來也到了中國市場,特別是對中國女性不吸煙的,非小細胞肺癌的腺癌有很好的效果。 健康頻道:國內精確的程度能到什么程度? 支修益教授:肺癌的靶向治療藥物我們自己國家生產的藥物還沒有,我們去年引進了英國生產的靶向治療藥物,今年和明年都會有這樣靶向的藥物來到中國市場,給中國的肺癌病人帶來福音。這是第二種治療方法。 第三種治療方法就是放療。就是老百姓說的“烤電”,以前的放療是區域放療,病變和周圍的正常組織器官一起放療,毒副反應很大。比方我的拳頭是病灶,放療時要把手臂同時放療,會有許多副作用。現在新一代放療機器開始高準確性的,像導彈定向爆破一樣,只殺傷腫瘤組織,保護周圍的正常組織。大大減輕了由放療引起的副作用。 目前肺癌治療整體的三大支柱就是外科手術、化療、放療。進入21世紀,我們開始有了其他的治療手段,一些高新科技在肺癌領域的應用,比如像物理方面的伽瑪刀、X刀、中子刀、質子刀,這些器械都是為那些不能做手術、不想做手術的肺癌病人提供的,但前提必須是不能做手術的肺癌患者,如果能夠做手術,還是通過做手術得到根治性的切除。 再一個就是中醫藥。和外國人相比,我們多了這個武器。我們的中醫藥通過扶正固本,改善病人狀況殺傷癌組織。 第四個重點除了前面說的這些,我們還有心理治療。既然我們知道有些病人是因為恐懼癌癥而死的,我們應該加強心理方面支持和治療,以前只是講道理,現在我們開始有了治療抑郁癥的藥物和其他新藥,比如你骨轉移,我們有治療骨痛和防止骨相關事件發生的藥物;你睡不著覺,有專門讓你睡覺的藥物,通過有效的心理咨詢和有效的藥物治療手段,使病人生活質量得到改善。 健康頻道:我們唯一能把肺癌根治的方式還是外科手術。 支修益教授:對。 只有這個病人能夠外科手術,才能達到根治的可能,如果失去了手術治療的機會,一般我們叫“姑息治療方法”,就是延長生命、減輕痛苦。除了外科手術以外的手段,沒有還沒有根治性的效果出現。 健康頻道:您說的不能做手術是什么意思? 支修益教授:比如這個人心肺功能不好,不能耐受我們開胸手術,有的病人肝腎功能不好,不能承受手術這樣的打擊。有的病人高齡患者心肺功能不好不能耐受麻醉,這些病人可以采取物理的手段治療。還有的病人有嚴重的糖尿病、冠心病,都承受不了開胸手術。像這樣的病人,我們可以先用藥物或者先用物理治療控制一下疾病,等心臟病穩定了,糖尿病控制好了,高血壓控制好了,我們再做手術。 不管哪一個治療手段,即使外科也只是一個手段,如果把這些手段:外科手術、放療的、物理的、化學的、靶向的、心理的、中醫結合好了以后,針對一個病人我們認為治理一個合理的個體化處方。關鍵是怎么把這些有效的治療方式科學的組合,1+2這個組合好,我們就用這個,1+3好,我們就用1+3,都必須結合病人的身體情況,病理類型和腫瘤的生物學行為病人制定科學合理的治療方案,當然在我國還得結合病人的經濟狀況。 健康頻道:您剛才說了一個醫學里面多學科交叉和多學科綜合的趨勢。但是現在可能產生一個問題,我們的醫院分科越來越細,博士生培養的越來越多,但是很多博士生只會做他所做專業的很窄的病,甚至只會一門技術。這種問題有辦法在近期內解決嗎? 支修益教授:我明白您說的意思,而且這也是我們目前努力糾正和改變的一個問題。目前現在確確實實存在著一些治療不規范的現象,比如這個病人明明是同樣一個片子、同樣一個病例,拿到內科醫生那兒說一套治療方法,拿到外科醫生那兒說另一個辦法;到這個醫院說一個辦法,到那個醫院又說一個治療辦法,很不規范。現在我認為確確實實有這個問題存在。現在醫學發展的方向不是以學科為中心,我們目前要做的就是以疾病為中心,多學科滲透、多學科合作,比如我們首都醫科大學肺癌診療中心,既有肺內科、也有胸外科。不是由一個內科醫生解決一個疾病的始終,也不是用一把刀解決病人的一切。 我希望我國的肺癌診療中心(我們全國已經有十幾家肺癌中心)一定要真正做到以疾病為中心,肺癌中心由很多學科組成,針對每一個病人進行討論,共同制訂診療方案,避免了以前你到了內科,內科醫生就給你做化療,即使能做手術,我也給你用藥物治療;到了胸外科醫生那里,不能夠做手術的晚期肺癌我也給你開刀,這也是目前反映“開病難、看病貴”和醫療服務不規范情況的一個很重要的問題。中華醫學會、中國抗癌協會、中國癌癥基金會都針對這方面制訂了肺癌診斷治療常規,我們希望通過今年的工作,把我們訂定的肺癌治療常規公布到網上。讓老百姓一得病先上網,知道我得了什么疾病,有什么檢查方法,有哪些治療手段,然后再聽醫生們說應該采取什么治療。希望我們的肺癌診療中心能夠為病人多做一些這方面的服務。 健康頻道:我們剛才總結網友留言的時候,有好幾位網友提到這樣一個問題,他們知道如果得了癌癥,時間就是生命,要盡快的手術,進行切除,他們有一種傾向,一旦確診是肺癌了,馬上就找熟人做手術,或者開始化療,這種方式對嗎? 支修益:家屬這么做和病人這么做無可非議,因為他是病人。但是作為醫生可不能這么做。我們強調一個肺癌得到臨床診斷來到醫院以后,我們先不要急于做手術,一定要先進行臨床分期。剛才我講了,肺癌分早期、中期、晚期。怎么分呢?如果這個病灶沒有肺門淋巴結轉移,我們叫I期肺癌;如果這個病人有了肺門淋巴結轉移,我們叫II期;如果這個病人已經有了縱隔淋巴結轉移,我們叫III期病人。如果病人已經有了腦轉移、骨轉移、腹腔轉移,我們就叫IV期病人。如果把IV期肺癌病人根本查都不查就直接做手術,就等于讓這個病人白挨了一刀,切和不切,手術和不手術生存期都是一樣的。等于胸外科醫生這把刀沒有救了病人,反而害了病人,所以我們目前的專業用語是得了肺癌以后,“先分期,后治療”,不要先上來就手術,不要先上來就化療。因為你還不知道是那種類型肺癌、是哪期肺癌呢?所以我希望我們的胸部腫瘤科醫生(我們醫學會定期給我們醫生做醫學繼續教育):你一定要先給肺癌病人做完整的、系統的臨床分期! 怎么分期?我們要先做一個胸部CT,通過胸部CT看肺癌病灶大小,病灶大于3個厘米,我們叫T2。億腫瘤大小分,我們分為IA和IB期肺癌。 第二通過增強的胸部CT看有沒有肺門淋巴結和縱隔淋巴結轉移,還可以觀察到腫瘤有無外侵,能區分II期和III期肺癌。通過顱腦CT或者顱腦核磁,我們排除這個病人有沒有顱腦轉移;通過我們的骨掃描,確定這個病人有沒有骨轉移;通過腹部CT或者腹部B超,確定我們有沒有腹腔轉移。如果確認沒有肺外的遠處轉移,這個病人才能做手術。 我們可以負責任的和大家說,如果這個病人到了醫院,所主管你的醫生不給你做顱腦核磁,不給你做骨掃描,也就不給你做腹部B超的話,你就可以不做手術,如果做了手術出了問題(除非你自己不要求做),如果醫生不給你這么做是醫生的責任,你都可以去告醫生。 我想強調的是,早期的病人才能從手術得到益處。反過來晚期的病人都有骨轉移了,腦轉移了,即使把肺切了,沒過兩個禮拜、或二個月多發骨轉移了,骨折了,手術的同時還降低了抵抗力,同樣可以使疾病進一步惡化。所以我認為,一定要先分期后治療。 而以前的除外顱腦轉移的方法,我們都是用顱腦CT掃描,從2004年開始,國際肺癌協會和中國抗癌協會就要求,肺癌手術以前,必須要做顱腦的核磁出外顱腦轉移,因為顱腦的核磁較顱腦的CT可以發現更多的顱腦微小轉移工作,可以及時糾正你的臨床分期,調整你的治療策略。這幾年我們又陸陸續續做了一些PET掃描用于肺癌的臨床分期,它比CT更加準確,它可以發現常規CT發現不了的轉移病灶,并且得到很準確的TNM分期。我們認為有條件的肺癌中心,有條件經濟承受能力的病人,如果在常規手段不可以得到準確診斷前,可以考慮PET的檢查,這樣可以使我們的分期更加準確。我們在臨床認為是II期的肺癌,待手術病理報告出來后證實是III期肺癌,而臨床診斷的的III期肺癌,手術病理報告出來以后,被證實是I期肺癌,病理診斷和臨床診斷差距很大。我們必須要依靠上述這些檢查,使我們的臨床分期更加準確。 第二點,如果發現肺內有一個病灶,不能確定是癌癥、是炎癥,還是結核?我們以前沒有辦法,全靠手術來解決這個病人的診斷問題,現在我們有經皮肺穿刺活檢。決定治療前先用穿刺針從胸部CT或者胸部B超定位下從肺部病灶取出組織,經病理檢查肯定肺癌再做手術。如果不是肺癌,有可能是結核病,你可以通過3-6個月抗結核治療,可以讓這個病人免挨一刀。 希望我們的胸外科醫生不要認為手術是唯一解決病人問題的方法,我希望胸外科醫生多和腫瘤內科醫生合作,在影像學的指導下,在全國肺癌治療規范指引下,做好肺癌的臨床分期,做好我們每一天的醫療行為。讓我們的病人更加受益。我說的得了病不要就馬上手術,別著急,慢慢來,先做好臨床分期!臨床分期檢查也就是三、五天時間,時間并不長。有時候,醫生認識病人,就想照顧他,這個檢查不做了,那個檢查也不做了,做完治療以后,才發現分期不正確,治療不科學。后悔早知道這樣還不如先做檢查分期了。 所以得了肺癌一定不要著急,要先分期再做治療。 健康頻道:有人認為,本來就是癌癥病人,承受的能力比較弱,手術以后,傷口很疼,又咳嗽,生活質量很低,這在我們現代醫醫療手段情況下,是不是已經能夠解決? 支修益教授:是的,我們可以負責任告訴我們的百姓,目前我們的外科已經發生很大的變化,由于器械外科技術、血管外科技術,由于我手術室現代化,監護室現代化,現代胸外科水平跟30、40年代相比已經完全不同,這是第一點。 第二我們和30、40年代相比,我們已經多了30、40多年的臨床經驗和手術經驗,外科手術是一門經驗科學,手術做得越多,經驗越多。所以現在胸外科手術第一切口不會太大,一般頂多15cm左右,甚至還有七、八厘米小切口,創傷減少了。第二我們還有止痛手段,以前我們沒有這些手段,病人都是忍著疼,現在以人為本,我們手術前常規給病人做一個“止痛泵”,通過這種泵,定期在手術后48小時內給你止疼藥。再一個我們通過一些物理止痛方法,我們用冷凍方法止痛,術后怎么拍背都不疼。反過來我們還有一些止痛的藥物,我們的醫生會在這方面給你做一個非常好的預防工作。
創作者介紹

yanxilu

yanxil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